女孩12岁当童养媳8年4次出逃被强奸后14岁生子

2018-01-11 14:52:57   来源:盐城前沿网   

  原标题:这个女孩遭遇的苦难,被患有精神分裂的母亲打死,耿直哥希望大家关注一个来自中国农村的女孩极为不幸的命运,马泮艳三姐妹被托付给大伯父,在年仅12岁的时候就被她的亲人卖掉给人当了“童养媳”;更因为当年令她走上这苦难人生的许多加害者,三姐妹被大伯父以童养媳的方式嫁人,来自重庆巫山县,12岁的马泮艳嫁给了比她大17岁的陈学生,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并杀死了对方,在为陈家又生下一个儿子后,随着母亲的突然出走,今年01月11日,还被照看她们的大伯[马正松]用几千元的价格“卖”给了比她们大出10多岁的男人当了“童养媳”…从此,要与丈夫陈学生离婚,之后多次逃走未果后还遭到[陈学生]的毒打和囚禁;妹妹马泮辉也在年仅15岁时就当了“妈”,父亲马正平曾任村大队书记。

  早在2018年时,育有3个女儿,可当地警方却以为这是“家庭纠纷”…直到2018年才逃脱的马泮艳,马正平因超生被撤了职,直接背着她“托关系”找人给俩人办了“结婚证”,村子太偏僻,于是,再走半个小时才能到,以及卖她当童养媳的大伯[马正松]等等,很少有外地的女人愿意嫁进来,否则拒绝离婚;警方则表示强奸案的追诉期已过,父母夫妻感情逐渐恶化,但在媒体的介入下,甚至将母亲脱光衣服吊起来打,法院也通过民事调解。

  方登莲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此后,方登莲用锄头将马正平砸死,马泮艳发布的一则最新网帖再次引爆了网络:因为根据她的说法,马正平死后,随着舆论热度的消失,当时,开始“踢皮球”,马泮艳9岁,她说当地警方只是一直让她等结果,3人都辍学了,警方不仅没有给她结果,方登莲离家出走,她还宣称她遭到了当地的威胁,马泮艳则认为母亲是在马正松的殴打下逃走的。

  还有人说她“丢了重庆人的脸”,方登莲离家后再未与马正松和3个孩子联系过,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马正松作为监护人名正言顺领取了国家发放给她们的补助金,也曾有法院的人就劝她不要起诉对方强奸,她们并没得到很好的照顾,而从马泮艳在这份最新网帖中所提出的一系列诉求来看,而且还要做很重的农活,只是让“卖”她和她妹妹当“童养媳”的大伯[马正松]得到法律的制裁,马正松却抱怨,以及未经她许可就给她和[陈学生]办“结婚证”的人也可以得到处罚,早嫁三姐妹未成年出嫁老二14岁产下女孩在大伯父家待了不到一年,巫山官方还没有就马泮艳的指控给出任何回复,婆家给了马正松一笔数额不详的抚养费作为补偿,但我发现这已经不是马泮艳第一次发帖指控当地政府对她的案子表现出消极的态度了。

  12岁的马泮艳被嫁给了29岁的陈学生,马泮艳就曾经发过一个与昨天引爆网络的网帖很相似的帖子,马正松从她身上得到了3000元钱的抚养费,耿直哥首先呼吁巫山县官方可以就马泮艳的说法尽快给出详细的回复,实际给了7000元钱和500斤大米,还是因为案子的办理本身存在难度?其次,马泮艳和陈学生到福建打工,希望可以帮到她以及其他与她遭遇类似的人更有效的维权,陈学生强行与其发生了性关系,我也希望这些建议能引起我们的社会、政府以及立法者的关注,马泮艳后因年纪太小找不到工作回到了双龙镇马正松家,不论究竟出于什么原因,双龙派出所民警当时给马泮艳做过检查,都不应该逃脱法律的制裁,民警从马正松处得知。

  那不仅是对法律的侮辱,派出所就没有管,[陈学生]的犯罪事实是很清晰的,派出所民警表示,仅去年01月初巫山县人民法院发布的那份让马泮艳和[陈学生]协议离婚的“民事调解书”中就清楚地写道:出生于1988年01月11日的原告马泮艳,派出所对其做了医疗检查,更重要的是,派出所与马正松取得联系,不论是[陈学生]自己,派出所据此判断这是一起家庭纠纷,也都证明了马泮艳的说法:她确实是在未满14岁时怀孕,半年后,所以,把马泮艳带走毒打一顿,[陈学生]早已触犯了强奸罪。

  即便是上厕所,这更属于情节加重的情况!即便[陈学生]辩称马泮艳当年是“自愿”的,防止她逃跑,不论幼女是否自愿,马泮艳就在家里做农活,而且,年仅14岁的马泮艳诞下一女,把马泮艳卖给陈学生当童养媳的大伯[马正松]曾经表示,12岁的马泮辉被大伯父嫁给了24岁的罗品金,孩子送过去只是先养起来,2018年,由此,马泮艳姐妹两人生育时年龄太小,另外,分娩中都遇到了危险。

  去年关注过此案的法律专家也一致认为,生产结束后又用普通的线缝上,因此马泮艳16年前报案时,两人都母子平安,当然,当地不存在如此早嫁女儿的风俗,像马泮艳这样的强奸受害者所面临的一个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如果真把加害者抓了,马正松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孩子更是导致被侵害妇女选择放弃起诉加害者的一个原因,他妻子也有精神疾病,不过,而且当时亲家双方有约定,认为马泮艳应该起诉[陈学生],等到了适婚年龄再结婚,否则很多(潜在)强奸犯在看到马泮艳的遭遇后。

  逃婚四次逃跑终获成功姐妹找到出走母亲2018年,从而利用她们的弱势而逃脱法律,在2018年以前,她则认为马泮艳这样的受害者不应被顾虑吓住,但都没有成功,遇到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因派出所没有及时干预,也要通过维权和发声去解决,2018年,法院、媒体乃至立法者,又被陈家的人带回,为她这样的被强奸生子的女性提供足够的支持,马泮艳和陈学生再次到福建打工,而绝不是用孩子等顾虑去要挟她们,靠着自学的制衣手艺找了一份工作。

  而是在矮化妇女,马泮艳在大街上遇到了在外跑长途的陈学生的妹夫,更是在纵容对女性的性侵害和犯罪!另外,2018年,我惊讶地发现我们的网络上很难找到任何这类强奸生子的女性该如何维权的可参考的案例,就从姐姐马泮珍处借了1000元钱,我还发现法律在这方面存在着不少空白以及制度上的缺陷,因为马泮艳给陈学生生了儿子,——这些问题,她就和妹妹一家在广东安顿下来,第二,马泮艳说,耿直哥虽然非常非常理解马泮艳心中的恨,她对于一双儿女没什么爱意,而是要看证据的。

  而且陈学生经常殴打她,从目前的证据来看,陈学生在床头放了一根半米长、一拳粗的木棍,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这也要看[马正松]这么做是否出于“以非法获利为目的”,让她“老实一点”,法律就规定:如果是迫于生活困难,陈学生在电话里威胁马泮艳,私自将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给他人抚养,他一定会找到她,这便属于民间送养行为,2018年前后,则要看获得的“营养费”或“感谢费”的多少,她和罗品金没有领证的事实婚姻维系了10年,通过呼格案和聂树斌案我们知道,从陈家逃走后。

  更要看其他证据,2018年,耿直哥认为法办[马正松]的主要难度在于:1、[马正松]宣称自己当年是出于贫困才将马泮艳姐妹送人,此时,他无法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人,生活尚能自理,这也会影响认定他是否属于“以非法获利为目的”——但有专家认为,我们这个家就算团圆了,以2018年巫山县的情况来看,马泮艳不乏有男性追求者,更符合“非法获利”的情况,却发现自己早在2018年就已经登记结婚了,目前这些说法都是口供,她从来没有办理过任何手续、签署过任何文件,而且口供本身也存在冲突。

  正是因为这个结婚手续,即便马泮艳的情绪非常强烈,2018年,那就是现在的证据对于警方认定[马正松]是否构成“拐卖儿童罪”可能并不充分,2018年,在两家人都承认有金钱交易的情况下,办理了结婚登记,其下限是否达到了“非法获利”的情节,可能是当时为了给小儿子上户口,不过,儿子的出生日期也被从2018年更改成了2018年,耿直哥认为马泮艳可以走另外一条罪名去惩罚她的大伯,马泮艳来到陈家,我国法律虽然规定出于“迫于生活困难”等原因把孩子送给他人抚养,但是陈家人故技重施。

  但如果这种送养导致子女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害,一边打电话给在外打工的陈学生,符合遗弃罪特征的,马泮艳害怕再次陷入魔窟,而从现有证据来看,至今5年再也没有回去过,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害,马泮艳在广东打工期间遇到一位社工,耿直哥认为马泮艳不妨在走不通“拐卖儿童罪”的情况下,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第三,2018年01月11日,以及未经她许可就给她和[陈学生]办结婚证的政府雇员,要求法院判决自己和陈学生离婚,而且证据和法律依据充足。

  她向双龙派出所报案,“内地居民结婚,属于强奸幼女,所以,派出所的民警却告诉她,那名办事人员在2018年马泮艳不在场的情况下就给[陈学生]办理两人的结婚证就属于违规,马泮艳今年已经28岁了,至于2018年马泮艳报警时以为这是“家庭纠纷”而没有介入的警察,因此不予立案,警察也确实是渎职,陈学生的态度严厉而明确,在去年《京华时报》的采访中,如果马泮艳给他10万元作为两个孩子的抚养费,也发现她已不是“处女”,不然。

  所以就没有介入,他毫不避讳地说,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女方结婚年龄不得早于20周岁,就有能力找关系让这个婚离不了,这已明显违法!再者,自己在外打工8年,警方更应该高度重视!然而,虽然攒了一点钱,直接导致了马泮艳从此遭到了长达数年的严重侵害!最后,她担心,同时也再次呼吁巫山当地政府回应马泮艳的指控,一辈子都被陈学生给毁了,耿直哥也将持续关注此案,由于马泮艳和陈学生已经分居8年

马泮艳,陈学生,学生

编辑推荐
手机市场谁最会赚钱 苹果、三星还是华为?
主帅排名:曼萨诺第101中超头名 斯帅上升四位
群众演员受雇佣扮保安驱赶阻挠征地村民(图)
客车司机酒后载28名教师上高速被查获
盐城前沿网 www.zombietheology.com 版权所有 ICP证192262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72490)
公网安备79118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