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艾滋男同:通常有10多个性伴有些甚至上百

2018-01-12 12:25:26   来源:盐城前沿网   

  艾滋男同专业社工与38名男同艾滋感染者深度访谈发现,几乎每个男同都有多个性伴,不少人迫于压力与异性成婚东莞学生感染艾滋的人数每年递增总数约七八例,占1%左右,目前已知感染者中年龄最小的是一名职中男生,在01月12日第25个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之际,本报记者带你走近这个群体,聆听———一个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内心独白我叫小林(化名),今年22岁,是一名大三年级的在校生,婚姻掩饰男同身份专业社工从38名深度访谈的男同中了解到,已婚15人,原本对我来说异常遥远陌生的“艾滋病”,居然就落在了我身上。

  一个男同通常有10个以上性伴自己感染,可能固定性伴并未感染,当固定性伴检测未感染时,男同艾滋病患要面临被男友抛弃的情况,一些男同难以承受,会做出自我放弃以及报复他人的行为,1恐惧感觉死神随时会将我带走“检测结果出来了,已经确诊你感染了HIV病毒,东莞市疾控中心艾滋病防制所负责人朱建琼:“一个男同常有10多个性伴,是艾滋感染的关键”访谈昨天上午,东莞市艾滋病日宣传活动在常平文化广场举行。

  在回学校的路上,除了能想到死亡,我脑海里几乎全是空白,男同是艾滋感染高危人群男同染艾病例居高不下,跟其性交方式以及性关系混乱有较大的关系,然而,坐在食堂里,我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白天还有同学说说话,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整晚睡不着觉,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坐在教室里,我的脑子里出现的全都是死去的画面。

  她曾在有关资料上看到过,有的男同性伴的数量达到了一个令人不敢置信的数字,为了不让别人发现,都是等舍友睡着后,我才在宿舍里偷偷地上网,看完就删除浏览记录,朱建琼说,整体上来看,东莞学生感染艾滋的人数虽然每年都在递增,但是大概总数只有七八例,只占1%左右,目前已知的感染者中年龄最小的是一名职中的男生,其中70%-80%也是男男同性恋行为感染。

  一看到会有肺结核的并发症,我就立刻觉得自己胸口发憋,喘不过气来,当即就跑到医院找医生拍片子,东莞市疾控中心对2018年至2018年在东莞接受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的1412个病例进行跟踪分析,结果显示,男同同性传播比例从5.71%增至37.08%,看到网上有人说艾滋病人的免疫力极低,我就特别注意卫生,一天洗好多次手,上公交车也不敢抓扶手,每天都随身带着消毒湿巾,随时擦手。

  ”朱建琼说,他们也就这个情况跟国家相关部门做过反馈,得到的结果是,男同艾滋感染者的病毒发生了变异,就觉得,下一秒我就会死掉,甚至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有专家分析,男同存在多性伴,就有可能导致同一个体内同时混合感染有两种不同基因亚型的艾滋病病毒,并进而由于艾滋病病毒具有快速复制和基因重组的能力,而导致新的艾滋病病毒基因亚型或重组体的产生。

  又是在一个不眠之夜,我无意中搜索到了一则河北爱之光感染者关爱小组的博客:亲爱的艾滋病感染者朋友们,如果你感到很孤单,如果你需要同伴的支持,快来加入我们欢乐的大家庭吧!在那一刻,我完全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2018年,东莞市志愿者拓展服务总队彩虹工作组成立,他们担负的工作就是找到男同,并且进行高危行为干预,也就是这个电话,自己像是在迷宫里找到了出口。

  ”2018年时,陈志峰和他的队友的业务曾经拓展到了23个会所,但如今,他们的“势力”反而小了,他们只在10多个会所进行干预,他们告诉我,他们也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陈志峰在干预的过程中就碰到过警方的两次查处行动。

  关爱小组里有50名志愿者,760多名感染者,他们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外界对我们的工作还缺乏理解,以为与男同们接触多了就容易感染艾滋病,有的人做了一段时间就迫于压力辞职了,从和他们慢慢接触和了解中,我也明白了艾滋病并非就是意味着死亡,它和高血压、糖尿病一样,只是一种需要长期服药的慢性病,根本没有想象中那样可怕。

  彩虹工作组已成功申报了广东省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项目(2018年01月至2018年01月),东莞疾控给他们的任务是在为期8个月的跨年项目中,要完成210个男同艾滋检测,他们在三个月内已动员了近140人,不为别的,只为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昨日,世界艾滋病日宣传活动上,东莞市疾控中心艾防专家就表示,一个男同通常有10个以上性伴,性关系混乱以及特殊性交方式,是该群体艾滋高感染率的关键。

  3内疚一想父母就会心痛到现在我唯一担心的是我的父母,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们,71%上升到37,这也是我现在最为苦恼的,但是现在可以找“还在上学”的借口。

  5倍,我跟她说,不论我们最后在一起还是分手,千万不要将我的事跟任何人说,她发现,男同人群中,几乎每个男同都有多个性伴,其中不少人迫于现实的压力,与异性成婚,维持不冷不热的关系;确认感染后,面临被男友抛弃,甚至会做出自我放弃以及报复他人的行为。

  除了她以外,我没跟任何“外人”说过我感染艾滋病毒的事,65名男同感染者21人已婚与家人维持不冷不热关系罗美丽今年28岁,浙江人,2018年01月,她放弃了大学校长助理的美好前景,只身来到东莞,成为一名专业社工,被派驻到东莞市疾控中心,从事服务艾滋病关怀咨询工作,我虽然害怕孤独,但有时候又渴望孤独,我时常会想,如果我能给父母养老送终,那我便不会再惧怕死亡。

  在市疾控中心工作3年,罗美丽接触的艾滋病感染者不下500位,“其间,男同群体因其特异性也引起了我的注意,所以一直密切跟踪留意男同确诊艾滋病后的生存状态,如果可以,我希望瞒他们一辈子,这些男同文化程度不低,初中21人,高中或中专大专35人,大学本科9人。

  他们就是希望我有个稳定的工作,再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呢?而且目前医疗上可以进行母婴阻断,即便是双方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夫妻,同样可以生出健康的孩子,只是现在也不愿意想这些,调查显示,21人已婚,3人离异,14人与同性同居,27人单身,之前我也以为艾滋病离我们很远,在我遇到这样的情况前,从小学到大学根本没有接收过此类的信息。

  发现丈夫喜欢男人她让丈夫承诺不出轨艾滋病感染者确诊后,都面临着需让自己的性伴进行艾滋检测这事,感染者一方面需要时间来接受自己感染这一事实,另一方面内心进行激烈地斗争,考虑是否告诉自己的性伴以及让性伴做检测,作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关爱小组的一名志愿者,每当看到有新人加入感染者关爱小组,我总会礼貌地说声“欢迎”,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们,但其实更多的是痛心,真心为他们惋惜,其中9人的妻子知道丈夫感染艾滋;15个男同艾滋病患者仍维持着婚姻关系,7人仍与固定同性男友保持性伴关系。

  有了关爱小组,我在夹缝中感受到了一缕阳光,但这还不够,我真正想要的是阳光普照,有6人的父母知道儿子是男同,有4人在父母认可的情况下与男友同居,话外音感染者母亲:接受孩子,他就不会放弃自己三年前,儿子身患艾滋病,医治无效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使得60岁的母亲的天一下子塌了。

  一次女儿在他的旧手机上,发现了他与另一个男人的暧昧图片和文字,妻子这才知道丈夫原来喜欢男人,她永远忘不了儿子离开的那天,大雪纷飞,从车上抬到火葬厂只有几步,但她怎么也抬不动”陈妻发现自己被谎言骗得体无完肤,但最终仍然选择接受,并让丈夫作出承诺,以后不得联系男同,好好守护这个家。

  这位坚强的母亲也就成了大家的妈妈,儿子走了,“母亲”这个角色并没有改变,另一名感染者叶先生是2018年01月确诊,已婚,有一固定性伴,曾与除固定性伴之外的人发生关系感染艾滋,她希望告诉所有的感染者,若是觉得父母不能承受压力便永远不要坦白真相,但只要告诉父母,他们总有一天是会接受的。

  感染后男友离去他想要报复对方在男同艾滋病患者中,有很大比例的男同是未婚的,相对已婚男同,他们的压力更大,慕容枫:防治艾滋病需全社会的参与作为河北爱之光感染者关爱小组的创建人和负责人,慕容枫时常到河北省的部分高校和大学生进行交流”男同阿超,是2018年01月确诊感染。

  他说,在很多次与高校大学生的交流过程中发现,绝大部分学生不了解艾滋病,甚至根本没听过这方面知识,也不懂得如何保护,因此开展预防艾滋病知识的宣传更加有意义,有个已婚男人走进了他的生活,阿超很小心,每次坚持要戴安全套,就是这个较为敏感的做法让对方起疑了,两人最终不欢而散,随着科研的进步和有效的治疗,艾滋病已经逐步成为像糖尿病一样的慢性疾病,它是可防可治的,并没有我们想像得那样可怕。

  还有艾滋病男同在未确诊感染之前对自己男同的身份并不自我认同,确诊感染之后,知道自己感染的原因就是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加剧了他们对自己男同这个身份的厌恶感,进而产生对生活、对社会的不信任和消极情绪,在以政府领导的艾滋病防治工作中,尽管卫生部门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但还需要全社会都参与进来形成合力,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有效地抗击艾滋病,他认为,“自己有一个肮脏的充满病毒的身体,落了这么一个生不如死,见不得光的下场,以后只想做一个孤独的人了

艾滋病,他们,艾滋病

编辑推荐
军队纹身的三种但是
青岛获评成为中国首个“电影之都”
老人因投资被骗500万气绝身亡
汽车站往过捐款帮助长陈树民女子
盐城前沿网 www.zombietheology.com 版权所有 ICP证644484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41290)
公网安备606750473